坚持服务实体经济 推动租赁专业化转型

日期:2020-01-20 09:09 作者:大连电视台

坚持服务实体经济 推动租赁专业化转型

  2020年伊始,银保监会发布了《融资租赁公司监督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统一融资租赁业务经营和监管规则,以规范融资租赁公司经营行为,促进融资租赁行业平稳有序发展。

  面对新监管和新市场,2020年,中国融资租赁业怎么看、怎么干?对此,《金融时报》记者采访了浙江大学融资租赁研究中心理事长程东跃。程东跃表示,2020年以及今后较长一段时期内,服务实体经济仍是租赁业发展的主流,行业发展将呈两极分化态势。在规范发展层面,租赁公司需继续强化风险管理和合规经营能力,在业务层面,租赁公司需精准定位、深耕市场,以精细化、专业化、特色化发展助推转型。

  坚守本源 服务实体经济是主流

  《金融时报》记者:2019年,金融支持实体经济力度不断加大。如何评价融资租赁在服务制造业和实体经济发展方面的作用?

  程东跃:2019年年底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明确提到了“增加制造业中长期融资、更好缓解民营和中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实际上,融资租赁作为设备金融的一种工具,以融物达到融资,是连接产业资本和金融资本的纽带,其功能与属性就决定了融资租赁是与实体经济最为贴近的金融手段之一。

  近十余年来,我国融资租赁业实现了快速发展,已发展成为世界第二大租赁市场,在推动产业结构转型升级、支持民营及中小企业融资、服务实体经济发展方面作用明显。以工银租赁、国银租赁、交银租赁为代表的一批银行系金融租赁公司,在飞机、船舶、新能源等领域深耕,引导金融资源注入实体经济,并向专业化、特色化、国际化发展方式转变。而厂商系、独立第三方系的融资租赁公司或依托股东产业背景、或依托市场深耕能力,较好地发挥出以物融资的优势,面向中小企业开展了工程机械、工业机床、物流车辆、农机设备等多种设备租赁服务,有效解决了部分中小企业、“三农”的融资难题。

  2020年,回归租赁本源、服务实体经济仍将是租赁行业的发展主流。在推动高端装备制造业发展、服务民营及中小微企业发展方面将具备很大发展潜力,同时,进一步回归本源,也将促使融资租赁行业更健康、可持续的发展。

  防范风险 行业更趋规范化发展

  《金融时报》记者:2019年,租赁行业风险事件时有发生,给租赁企业资产质量造成了一定下行压力,如何看待这一问题?

  程东跃:2019年,在金融监管趋严的背景下,租赁公司加强了合规发展和风险防控能力,整体而言,行业发展风险可控。但同时,由于内外部经济环境仍存在着不确定性,部分融资租赁企业本身存在急功近利的想法,导致部分租赁公司出现了集中“踩雷”、债务违约情况。这也暴露出在行业内仍有部分融资租赁公司的业务定位、发展战略不清晰,在服务实体经济本源上寻找突破口的工作还做得不够。

  不同于大型的银行系租赁公司所做的飞机、船舶等大单业务,在行业内,绝大多数在经营的融资租赁公司多为中小型租赁公司,其业务发展方向与大型银行系租赁公司不同,不应该去攀比规模和效益。实际上,大单业务对他们而言是不适应的,一旦业务“踩雷”,那么很容易产生不良资产和诉讼纠纷,对业务经营造成较大影响。因此,为了防范风险,促进可持续发展,业内大多数融资租赁公司需明确自身定位,摒弃简单复制式、翻版传统的经营模式,在服务实体经济的本源中寻找适合自身发展的业务空间。

  《金融时报》记者:对2020年我国租赁业的发展走势有何判断?

  程东跃:在金融强监管的背景下,融资租赁行业监管也趋于严格,行业正进入规范发展的新阶段。在顶层设计上,融资租赁企业监管职责已由商务部转至银保监会,银保监会于近日发布了《融资租赁公司监督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以下简称《办法》)。各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也在持续加强对辖区内融资租赁企业的监管,陆续出台相应的地方监管条例和意见。

  未来,租赁行业的走向会呈现两极分化发展态势。坚持服务实体经济、深耕市场、强化风控的租赁公司发展会越来越好,而业务经营不规范、偏离了租赁本源的公司将会逐步出清。例如,将租赁公司当作一个融资平台来做,这一类的公司肯定是不可持续的。

  随着《办法》的实质性推进,行业内的空壳公司、通道公司等将出清,也将进一步强化租赁企业合法合规意识,加强风险防范,更好发挥出服务民营和中小微企业的功能。

  深耕市场 精细化发展推动转型

  《金融时报》记者:我国融资租赁业将迎来哪些发展机遇和增长点?

  程东跃: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共建“一带一路”、推动传统制造业转型升级都将给租赁行业发展带来极大的发展机遇。

  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先进轨道交通装备、新能源汽车、电力装备、农机装备、新材料、生物医药及高性能医疗器械等高端装备制造业领域,融资租赁公司都可以深入挖掘,寻找市场机会。比如现代化农业的发展离不开大量的现代化、高科技农业机具,这也将大大激发农机设备的投资需求,租赁公司可介入到农业设备租赁领域中来,不仅开拓新的市场机会,也有效推动农业规模化发展,服务“三农”金融。

  此外,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中也明确提到“加大制造业技术改造和设备更新,加快5G商用步伐,加强人工智能、工业互联网、物联网等新型基础设施建设,加大城际交通、物流、市政基础设施等投资力度,补齐农村基础设施和公共服务设施建设短板”等,租赁业在这些领域也大有可为。

  《金融时报》记者:2020年融资租赁公司如何着力推动转型发展?

  程东跃:首先,租赁公司对自身发展要有清晰的定位。这就要求须强化融资租赁服务实体经济的本源定位,将融资租赁与银行信贷彻底区分开来,充分发挥出租赁的功能和价值。

  其次,摒弃“大而全”的发展模式,租赁公司应瞄准适合自身发展的个别细分市场精准发力,通过深耕细作,将主业做精做强,走精细化、专业化、特色化发展道路。

  再次,敞开怀抱,利用现代科技手段为业务赋能。在数字经济迅速发展、信息手段日新月异的背景下,租赁客户的需求也在不断升级。目前租赁业内已有公司利用大数据、人工智能、区块链等新技术更新业务模式,解决风险控制、提升业务效率,也形成了自身一定的发展特色。但整体上大部分租赁公司还未对现代科技手段有深入的认知及应用,租赁公司未来可借助现代信息技术手段,大胆先行先试,为寻找目标市场客户、设计租赁服务(产品)、风险识别定价、租赁资产组合管理和资产管理等多方面业务提供技术支撑。

  最后,转型还需要专业化的团队。专业化意味着业务、风控管理、决策链全流程的专业化,涵盖了战略决策、租赁产品设计、营销、风险合规审查等多方面,这就需要创造良好的公司组织文化,培育出一支执行力强、专业化水平高的公司团队,从而优化决策要素,为全面转型发展打好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