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亏超3亿,东阿阿胶高走23年

日期:2020-01-21 11:03 作者:大连电视台

巨亏超3亿,东阿阿胶高走23年

港股解码,香港财华社原创王牌专栏,金融名家齐聚。看完记得订阅、评论、点赞哦。

备受市场关注的绩优股东阿阿胶2019年诸事不顺,“驴皮涨价”、“产品提价”、“渠道压货”,负面新闻纷至沓来。

终于到年底,应该消停了吧,没想到最大的“雷”还在后面。2019年全年业绩将预亏损超3亿元。这匹“白马股”也就此终结了长达23年之久的成长性。

从2018年盈利超过20亿元,到2019年亏损超3亿元,东阿阿胶在一年内经历了什么?

23年来首亏超3亿,董事长也要走人

一纸亏损公告,让千年老字号东阿阿胶陷于“风雨飘摇”。

2019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约3.3亿元至4.6亿元之间,比上年同期下降116%至122%。

Wind数据显示,这是公司自1996年上市以来,23年间首次出现亏损。

“白马股”陷蹄,让二级市场众多偏好这只绩优股的投资者慌了。Wind显示,截至2019年12月31日,东阿阿胶股东有89404户。

受此消息影响,东阿阿胶股价1月20日下跌2.57%,股价报收36元。

本以为2019年季度的业绩下滑,或只是企业转型的一个调整,最不济也不该是亏损。未料年底该来的还是来了。

雪球等投资平台,分享最多的、最热的公司莫非东阿阿胶、茅台这两家了。高涨的投资人气背后,这只“药中茅台”分红算是上市公司较为大方的。

Wind数据显示,自1996年上市,东阿阿胶已经累计实现现金分红20次,分红金额约为50.8亿元。

而2019年预计基本每股收益将亏损0.5元每股至0.7元每股。

业绩巨亏当前,东阿阿胶总裁秦玉峰也要请辞。

根据公告,秦玉峰申请辞去第九届董事会董事、总裁和公司法定代表人等职务。辞职后,其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

请辞原因是由于秦玉峰已到退休年龄。1958年出生的秦玉峰是聊城东阿县人,16岁就进入东阿阿胶工作,与公司一起成长壮大,堪为“灵魂人物”。

和秦玉峰一样,东阿阿胶董事长王春城更早一步提出请辞。

2019年11月14日,东阿阿胶宣布,原董事长王春城由于工作变动,辞去第九届董事会董事长、董事等职务。

是什么让“三千年老字号”跌下神坛?

2018年公司尚盈利20.8亿元,一年时间,巨大的亏空究竟因何而来?

千年老招牌,阿胶独一份。东阿阿胶虽然历史感厚重,不过产品结构较为简单,有阿胶、复方阿胶浆以及阿胶糕。

其中,复方阿胶浆为国家保密品种、畅销全国30年,累计销量超过120亿支。

从2018年营收看,阿胶系列产品营收为63.16亿元,占营收比重约86.08%。

公司阿胶等产品主要销往华东地区,2018年销量占比达一半以上。另外,华南、西南地区也是较大市场。

不过2018年西南市场销量同比下滑11.63%。华中市场销量却出奇得好,同比劲增40.87%。

但是即使有大幅度上升,华中市场销量仅占营收总比重约12.01%,撑不起大多数市场的下滑颓势。

2018年就已见市场疲软,终端消费低迷,东阿阿胶也就无法保证利润之母营收的持续增长。

无奈为了提振营收,公司只能靠涨价提振业绩。浙商证券研报显示,阿胶块自2005年起至今已经累计提价18次,14年间价格增长20倍。

华泰证券2019年3月15日的一份研报显示,阿胶浆2014年退出医院渠道后,也在大幅提价拓展OTC渠道。

但是针对终端消费的提价,非但没有提升公司毛利率,反而出现渠道经销商大肆囤货,导致中间环节垄断,以待后面提价后再销售。

Wind数据显示,2015年公司存货还在17.25亿元,而到截至2019年前三个月则已经约达33.55亿元。

与此同时,公司存货周转率则在近几年一直处于1以下,说明公司销售情况比较差。

至于渠道囤货数量,这个虽没有具体数字,但相信消化起来也有难度。有很多东阿阿胶产品销售群,就经常出现打对折销售临期产品的现象。

要知道东阿阿胶保质期长达5年不等,捂货到现在才卖,价格是等上来,产品也不好卖了。

渠道囤货,外加提价下的市场疲软,终究侵占的还是东阿阿胶的利润。这个周而复始的老旧销售链,最终让这家三千年老字号功亏一篑。

在此情形下,东阿阿胶不得同下决心对“顽疾”进行整治。这也同时斩断了自己长达23年的增长史。

由于主动压缩渠道客户库存并控制发货,2019年前三季度,公司营收仅为28.3亿元,同比减少35.45%。

虽然转型之痛不可避免,但阵痛过后将是未来更健康的发展。

过度包装、价格不再亲民,东阿阿胶如何重振?

东阿阿胶的痛远不止于调整经销商渠道。见过东阿阿胶产品的人都知道,包装精美、售价昂贵已经成其标签。

其中桃花姬为迎合高阶层白领需求,包装更是上档次。精美的包装固然是价值回升策略下的重要一环,但也让产品背离原始价值,以至于价格不再亲民。

如何回归原有产品价值,重新赢得终端消费者,如何创新产品取悦年轻受众,已经成为重振的当务之急。

东阿阿胶显然也在做这方面的调整。公司在业绩预告中表示,将梳理丰富产品体系,推出“阿胶+”和“+阿胶”系列产品,推进阿胶即食化,由阿胶产业向滋补行业转变。

此外,公司还将力推营销模式变革,通过商业模式转型,加速适应数字环境的组织能力变革,推动公司良性健康发展。

市场也看到公司在上述这些方面做的努力。2019年前三季度,公司研发投入1.68亿元,同比增加35.61%。

研发方向不仅拓展“阿胶+”、“+阿胶”产品矩阵,还在做阿胶化妆品系列产品研发,这个是让市场非常值得期待的事。

此外,公司还将继续推进阿胶、复方阿胶浆两大产品二次开发,提升毛驴综合价值,为毛驴养殖提供技术支撑。

正处于低谷的东阿阿胶,此时也迎来两位新的管理层。

2019年12月9日,公司选举华润医药CEO韩跃伟先生担任公司新一届董事长。2020年1月16日,公司聘任高登锋先生为新一任总裁。

新的管理层到位,也会为东阿阿胶改革注入新的活力,助推公司迎来前路的“柳暗花明”